突击前线军事网> 13集团军某旅参谋长黎登贵:基层指挥员的治训之道

13集团军某旅参谋长黎登贵:基层指挥员的治训之道

夕阳渐渐隐去,夜幕一点点拉起。此时,13集团军某旅副政委张洪仍独自在射击场练习着特种射击。担任考官的黎登贵伫立身后。

抬手,枪响。报靶:5发,49环! 闻听第三次补考成绩,张副政委这才长长了出了一口气。

敢让常委补考者,正是黎登贵!

从连长、营长到副参谋长、参谋长,不管是哪个岗位,黎登贵凭着对抓训练的严实劲儿,带出了12个一等功荣立者、5个二等功荣立者、57个三等功荣立者,以及100多名在各级比武中摘金夺银的特战精英。

官兵都说他抓训练特作特折腾,而黎登贵却忧心忡忡地说:

“平常你好我好,战时必会你死我亡”

“参谋长出了名的爱扫兴。”面对记者,四级军士长邓鹏快人快语:“他抓训练特作特折腾!”

去年6月,黎登贵带队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带着16枚奖牌班师回营之时,摆宴庆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就在大家尽情的吃着、开心的聊着时,黎登贵突然放下筷子吹响了紧急集合哨。

放下碗筷、背上背囊,他带着队员绕着大操场跑了一个5公里。

这都不算啥,某营营长崔向东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更为扫兴的事:

3年前,滇西红土高原,上级组织黎登贵所在营与另一个单位搞对抗。恰好对方指挥员是黎登贵曾经一起集训时的老战友。知道黎登贵厉害的老战友打来电话:“老朋友,这段时间正是我提拔的关键期,还望手下留情!”

可黎登贵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行动上却毫不留情面。

演习刚打响,他就潜伏在暗处观望着对手各个哨位。许久,对方的巡逻哨兵刚停下来上厕所,就被黎登贵瞬间制服。接下来,他带领官兵如猛虎下山,突进对手中军帐。

“平时你好我好,战时就会你死我亡。”事后,他诚恳地向对方这样赔礼道歉。

官兵们说,无论当连长、营长,还是副参谋长,黎登贵最爱神出鬼没地摸哨。

他为什么对哨兵如此感兴趣?黎登贵忧心忡忡地说:“不是我喜欢跟哨兵作对,而是战场上敌人随时都会想要我们的命。”三番五次后,旅里流行一句顺口溜:防火防盗防登贵。

不仅如此,黎登贵还经常让战士们在夏天穿棉袄跑步,冬天用凉水洗澡,每次打胜仗后都要“泼冷水”……总之,越是扫兴的事,他越乐此不疲,越做越有劲。

对此,有的人提起黎登贵心里直叫骂,还有的人说起黎登贵就直挠头。可该旅政委叶振华却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倘若用战场思维去衡量和评价黎登贵,就会觉得他做这些事特别在理儿。”

官兵都说他抓训练特狠特冷血,而黎登贵却笃定淡然地说:

“今天不狠心,明天上战场就只会伤心”

在官兵心中,黎登贵是旅里的“四大恶人”之首。

战士口中的“恶”,是指他们练兵狠。那么,黎登贵到底有多狠?

一年冬天,该旅组建士官集训队,黎登贵担任区队长。经过高强度训练的战士们兴奋地冲向澡堂,准备好好缓解一下疲劳。就在澡堂水雾弥漫时,传来黎登贵声如洪钟的命令:“关掉热水,开冷水,我们一起洗。”

没想到,半个小时的凉水澡只是一道“开胃菜”,随即吹响紧急集合号,组织大家开始100公里徒步行军,期间穿插10多个特战科目,直到凌晨3点才回营……有人私下说他这是变态训练法,折磨人,可经历3次国际侦察兵比武的黎登贵却说:“过好日子是老百姓的梦想,军人一旦想过好日子,老百姓就没好日子可过。”

长此以往,黎登贵带过的兵都说:“我们的好日子永远在昨天!”

“今天不狠心,明天上战场就要伤心!”其实,黎登贵的初衷很简单:“越是心疼兵,就越要狠心练,一旦上战场,他们生命才多份保障。”

当连长时,黎登贵就在连队成立了“魔鬼训练班”。一开始,大家并不愿参训,最后只好由他点将。

进班易,苦难吃。先看这份“魔鬼训练班”的训练套餐就知道其强度:每天凌晨5点起床,先是一个10公里,接着仰卧起坐300个,俯卧撑300个,1分钟引体向上20个……官兵们说,这只是“加餐”,出操时还要和全连一起吃“正餐”。

一周下来,许多人累散了架,都指望周末好好休息一下。可一到周末:集合号声依然按时响起。

劳其筋骨的结果是,这个“魔鬼训练班”的战士参加比武次次摘金夺银。其他战士见状,纷纷请缨要求参加“魔鬼训练班”。

很多领导说:“黎登贵练过的兵,就是不一样。”

爆破作业,爆破物体积多大,需要炸药多少,他带的兵只要两手一量便心中有数;射击训练,风速、光照、距离对射击的影响是多少,他带的兵心头一默就有答案……

冬天跳水坑、凌晨搞拉动、雨天练攀登、深夜搞对抗……黎登贵对恶劣天气有着特殊钟爱,每逢大风大雨、大雪纷飞、烈日当空,就是他兴奋的练兵之时。正因如此,黎登贵带领的战士走上演兵场,总会成为对手挥之不去的“噩梦”。

说来也怪,如此高强度训练,黎登贵的兵却很少发生训练伤。有何秘诀?战士们争先恐后地说:“老连长组训科学不蛮干!

这些都是战士们看到的,可他们不知道,黎登贵针对特种兵易发生的跌打损伤,一有空就四处寻访老中医,登门讨要疗伤秘方。如今,一些轻微训练伤,黎登贵都能现地解决。官兵们说:有时候觉得他特冷血,有时候又发现他特温暖……

官兵都说他抓训练太刁太诡道,而黎登贵却严肃认真地说:

“脑子不灵光,一打准挨枪”

一张行军床、一幅泛黄的世界地图、一个行军背囊……是黎登贵办公室和家里的标配。

采访中,黎登贵妻子岳晓燕打趣地说:“登贵闲时看地图时间比看我还多。”

黎登贵嘿嘿一笑,指着地图解释说,之所以喜欢看世界地图,是因为他曾2次赴南美洲参加竞赛、1次赴非洲支教、1次在中亚参与特种兵角逐,作为全旅出国次数最多、去过国家最多的人,他与30多个国家的特种兵打过交道。

“通过他们,我看到了外国特种兵的训练方式。”黎登贵说,我想让每名战士“胸中都挂一幅世界地图”,让他们也能看看外面的世界。

黎登贵做到了,他借鉴的外军训法就让官兵大开眼界。他将教材规定的炸药包捆法“四横三纵”改为“三横两纵”,大大提高了爆破时间。他借鉴外军训练模式创造的数十种手语姿势,让官兵执行任务时能灵活自如地进行“手语对话”。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带的战士还会边走路边睡觉。那是在2006年“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最艰难阶段,黎登贵和队友在丛林中被“敌人”围追堵截72小时,极度疲惫的他们已48小时没合眼,几近崩溃。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此时,每个人都到了生理极限,必须合理调整恢复体力,否则一味硬撑不被活捉也难突出重围。怎么办?黎登贵脑中灵光一闪:三人并排走,旁边两人架着中间的人走,中间的人就可以睡觉,每小时轮换。就这样,他们创造了边走路、边睡觉、边作战的神话。

“脑子不灵光,一打准挨枪。”黎登贵说,战争是能者生、弱者亡的死亡游戏,战场上的军人要么生,要么死。正因如此,经历多次实战考验的黎登贵总有许多奇思妙想,被官兵们称为“发明家”。

比如,他将手枪套由扣式改为粘式,以提高取枪速度。试用发现,粘式手枪套在山岳丛林地易被挂开,造成手枪脱落,他又反复研究改造出卡式手枪套,既符合实战要求,又提高了取枪速度。他还用迷彩防水布制作了“背囊防雨套”,并在背囊外侧缝上10余个小扣,既能防雨,还可加挂东西。

官兵都说他很抠不合群,而黎登贵却理直气壮地说:

“心思不放训练上,打起仗来准遭殃”

“老A、狼头、老大、黎叔……”和许多特战题材影视剧一样,该旅官兵也经常给黎登贵起外号。有的他知道,有的他不知道。

比如叫他“老抠”,黎登贵就不知道。

他到底有多抠?同批毕业的战友轮流请客吃饭,唯独黎登贵不参加;出国归来,给旅领导买了两包20元的玉溪烟……

令妻子岳海燕印象深刻的是,他俩第一次约会,居然还是她买的单;第二次见面,黎登贵请她吃了碗杂酱面。不仅如此,婚后的黎登贵啥东西都往家里捡。家里一盏老台灯坏了,妻子随手扔进垃圾桶,可黎登贵捡起来一番鼓捣,修好之后又用2年……

同样,黎登贵在训练场上也很“抠门”。

一次射击训练,战士候典阳咋打都不及格,眼看弹药消耗量呈直线上升,气得连长直咆哮:“你以为子弹是你家的,可以随便浪费吗?”

“神枪手不都是子弹喂出来的吗?”小候一阵嘟囔。黎登贵并没有责怪他,而是耐心教授他认真揣摩心得、体验射击。不曾想,第三天射击考核,小候一出手就是48环。

然而,在战士王宁眼中,黎登贵却是十足的“暖男”。

2008年4月,时任连长黎登贵组织索降训练,王宁因动作失误,摔断了小腿胫骨。为帮助王宁尽快恢复健康,黎登贵给自己制定了一张工作表:每天早上叮嘱王宁吃药,中午推王宁到室外晒太阳,晚上给王宁做一次腿部肌肉按摩。不仅如此,向来勤俭节约的黎登贵还自己掏钱买来最好的牛骨为王宁煲汤。

3个月后,王宁提前康复,生龙活虎的冲向训练一线。王宁母亲获悉后含泪至信黎登贵:“把娃交给你,我们一百个放心。”

在黎登贵的衣柜里,挂着两套早已洗得发白的便装。多年来,黎登贵从未为自己添置衣物。但在特侦营,由黎登贵自掏腰包倡导设立的“训练尖子奖励基金”,如今已有1万余元。官兵们说,这些都是他们效仿老营长勤俭节约出来的资金,专门用于奖励训练尖子。

凡事都必须有利于战斗力提升,否则黎登贵总会“红脸”。

2012年底,黎登贵所在营为一个三等功名额犯了难。教导员工作成绩突出,而且处于提拔的关键时期,希望能够立功受奖获得提拔机会。尽管两人私交不错,可黎登贵始终坚持严格按照组织程序,用战斗力尺子来评选候选人。

“芝麻大点事,何不做个顺水人情?”知情人劝黎登贵别一根筋。他却理直气壮地说:“名额给谁,战斗力是硬杠杠,可容不得私情!”最终,营党委通过民主测评,推荐了军事素质过硬的一名班长为立功对象。

或许,这就是黎登贵孜孜以求、身体力行的一名指挥员的练兵之道。 


本文标题:13集团军某旅参谋长黎登贵:基层指挥员的治训之道 - 军事
本文地址:www.tujiwar.com/junshi/1429.html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热门聚焦

热门推荐
突击前线军事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统计代码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