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印象
  89008
 

 级别:青铜骑士

 军衔:突击前线陆军学员

 精华: 0 | 0 | 0

 发帖:1668

 威望:97

 金钱:15683 T

 出勤:25

 贡献:0

 功绩:473

 军职:近卫第1胸甲骑兵中队长

 革命党人的性格

0


    像所有革命团体一样,雅各宾派的性格非常复杂,它不全是革命的,可以分成激进的雅各宾左翼与保守的民族主义右翼,左右翼的提法也不是绝对准确,因为他们发展到极左和极右后的表现都是用恐怖政策统治国内,对外战争征服,建立殖民地,一开始让他们获得权力的理想很快会在新的条件下,在从前的革命家成为掌权者 - 被革命方 - 后被遗忘,哲学家和物理学家们对此理解为,生成一种物质的力量也是毁灭它的力量,就像生命的过程一样,在它蓬勃激进,尚未达到目的时,自我毁灭的动机已经孕育其中了,只等革命者本身退化成他立志要打倒的那种势力,敌人与自我是同一种力的两面,同为发动方和承受方,因此当我们开始憎恨什么人,想和什么人攀比,将他视作敌人要将之打倒的时候,我们的内在就与敌人越发趋近,或者说之所以我们想要这个或那个敌人,是因为我们的精神构造,我们未被准确察觉或仍未觉醒的本性与对方本就是相同且在不同进程里互补的。
    鼓吹“仁者无敌”的是最骄傲,自以为占据着道德制高点的保守雅各宾右翼,他们笃信阴阳五行学说,所以很清楚以武力反对政F的下场是什么 - 不被杀死就被同化,因此保守的雅各宾党民族派不愿轻易卷入政治斗争,他们为保持革命家的纯洁会一直安于监督党的地位,而拒绝升格为“执政的一群”。早期的丹东是激进的,革命的鹰派,有足够证据表明他策划,操纵,扩大化了“法国大屠杀”(也有人管它叫‘法国大革命’),他在掌权后趋向保守,开始反思,痛恨革命党人的BL和政治上的堕落无能,丹东对法国革命的总结是最精确,最公正的,他说,“革命的权势必定掌握在品性最卑劣的人手里”。革命领袖高喊“我们要将巴黎变成一座坟墓”!我不确定有多少“劳动人民”留意听这话了,否则他们也不至于沦为资产阶级贵族夺权的牺牲品,和之后扩张战争的炮灰。“人民”是什么?他们是物资生产者却无权消费,是天然炮灰却不配分享征服者的光荣,是政权的基石却像条狗一样匍匐在主人脚下高喊“领袖万岁”,“革命万岁”,“自由万岁”!
    资产阶级,或与知识分子,旧贵族结盟的资产阶级发动了人类历史上所有的革命,他们建立的制度是贵族的,寡头的民主,而从来不是普遍的,基层的民主,资本主义是希腊精神的变体,它是在上层人与神共荣同乐,不分贵贱或高贵的划分主次,并对中下阶层严厉专制的资格票选制度,“民主”的代表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运势过人,享受着精致生活的中产阶级上层,支持着这一制度为它供血的无套裤汉们才是真正的“人民”,他们一直作为激进的革命雅各宾派的夺权工具使用。无套裤汉基本等同于无产阶级,但在资产阶级的定义中它包含了,甚至在大部分失控事件中是以流氓无产者为运动主体,所以他们自然被雅各宾党上层人物视作软弱,臭不可闻的,粗暴低能和易动摇的,而在掌权后定要除之而后快。
    从发动革命到混合了旧势力的新的鹰派政权取得全面胜利(他们堕落的速度也比革命快得多),其整个过程就是一部无产阶级暴徒被持不同政见,不同财产等级雅各宾左右派领袖们煽动交替发动政变和政治清洗的罪恶三幕剧,吉伦特派联合雅各宾左翼发动无产阶级暴动推翻了国王,之后吉伦特派被雅各宾党右翼清洗,丹东在恐怖时代毫不留情地斩杀资产阶级贵族,他随即被雅各宾党领袖罗伯斯庇尔出卖,审判,斩首,罗伯斯庇尔无力解决国内外矛盾,于是被丹东的公共安全委员会(公安部)宣判有罪,斩首,篡夺了公安部的则是联合了吉伦特派的雅各宾保守党,直到法国最终由一位象征着上帝正义与普世价值的新恺撒登上皇帝宝座,革命与反革命,恐怖与反恐运动,宗教与社会战争这些伴没完没了的人性垃圾的产物才彻底消停。恐怕这位恺撒没有明确的立场,恺撒只懂玩弄政治,他不理解空洞的,情绪激动的“理想”,保利一眼就识破了现代查理曼的本质:“没有新思想,完全属于普鲁塔克”。
    这难道不是古今所有英雄的特征吗?只要是值得利用的主义,观念,教条都可以拿来一用,当权力到手了,恺撒本人将成为这种教义新的诠释者和最高权威。恺撒继承了法国革命,进而歪曲,改造,同化了它,并利用革命的若干进步理念推行他世界帝国的不可批判的道德观,宇宙观,人子观。“天子以下人人平等”,拿破仑的性格是东方化的(所以他向往埃及),因此他能毫不犹豫地用大炮和陆军阵列扫射巴黎平民,若没有英国干涉他愿意为推销“民主”,“平等”,“自由”枪毙每一个马德里人,这些下贱的草民,廉价的无产阶级,与他的崇高理想相比又值什么呢?他们难道不该为光荣的民主革命牺牲小我吗?这种观念被今天的美国人继承下来,发扬光大了,小布什在电视节目中高喊“杀光那些野蛮人杂种”!
    自由,多少罪恶因你而生,而合法,而光荣,而被效仿!可能我用拿破仑举例并不合适,他是我们人类中最特殊,最令人惊惧,感叹遥不可及的那一个,在他身上集中(伪装)了雅各宾党左右翼两种人格,这位革命家单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创建帝国。通过他,我们得以看清“革命家”们的嘴脸,我们知道革命能够创造出什么:法国革命创造拿破仑,十月革命生产出斯大林,德国和日本革命分别出产俾斯麦和东条英机。斯大林同志在掌权并清洗掉全部政敌后也曾发誓要“继续革命”,但使他成为“神”的那种力量最后摧毁了他,我说过啦,力的平衡,没有什么受造的东西永存,它在被外敌击溃之间就已从内部衰朽,蜕变了。
[顶端] 2018-10-10 16:4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 国外军事历史


WAP | | 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 tujiwar.com | 苏ICP备12051477号 | 联系我们 | 注销 | TOP|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