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宋景诗与黑旗军起义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推荐申请精华
 日出印象
  89008

 

 级别:白银骑士

 军衔:突击前线陆军学员

 精华: 0 | 0 | 0

 发帖:2031

 威望:142

 金钱:18880 T

 出勤:25

 贡献:0

 功绩:545

 军职:近卫第1胸甲骑兵中队长

 宋景诗与黑旗军起义

0
宋景诗与黑旗军起义


    1860年,山东发生大规模灾荒,清政F却不顾人民的死活,横征暴敛,并将一些反抗的群众关进大牢,1861年宋景诗率群众发动起义。
    宋景诗是山东冠县小刘贯庄人,出身贫苦,1861年3月28日,是冠县的观音庙会,别有用心的宋景诗率领十八个贫苦百姓,有的装成卖柴的,有的装成卖艺的,暗带武器进县城,到了晚上,宋景诗点火作为信号,同时高声大喊:“反了,反了”!城外的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也一起呐喊起来,城里的干部吓的纵纷纷逃散,县长仓皇溜走,宋景诗等人趁机打开牢门,放出关押在里面的百姓,接着打开粮仓,银库,焚毁了地亩册子,各路群众欢欣鼓舞,纷纷加入革命的起义队伍。
    宋景诗起义后,队伍以黑旗为标志,因而称作黑旗军,黑旗军迅速发展壮大,控制了山东河北交界的广大平原地区,清政F十分震惊,派钦差大臣胜保,僧格林沁等将军集结重兵,攻打起义军,起义军遭受很大损失,为了保存革命的实力,宋景诗假装向胜保投降,等待时机,准备东山再起。
    1863年7月,宋景诗率领黑旗军在家乡再次起义,并多次打败前来Z压的清军,黑旗军声威大振。
    7月23日,直隶总督刘长佑率领清军一万七千多人进攻黑旗军,宋景诗率领1000人的马队,在清水陈巧妙设伏,敌人靠近后,黑旗军伏兵四出,前后截杀,打得清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就是著名的清水大捷。
    为了剿杀这支起义军,清政F再次派僧格林沁率蒙古精骑进攻黑旗军驻地,经过一场激战,黑旗军损失很大,余部在宋景诗率领下转入流动作战,黑旗军起义最后失败。
[顶端] 2019-08-04 16:00 | [楼 主]
 日出印象
  89008

 

 级别:白银骑士

 军衔:突击前线陆军学员

 精华: 0 | 0 | 0

 发帖:2031

 威望:142

 金钱:18880 T

 出勤:25

 贡献:0

 功绩:545

 军职:近卫第1胸甲骑兵中队长

 

一八五四年即清咸丰四年,太平天国第二批北伐军打下冠县、莘县、临清,曾两次驻军于离岗屯十二里的冠县清水镇。宋景诗曾和许多农民去迎接过太平军。而孙汝镜也就在这时和另外十几个徒弟投了军。临清撤退后,孙汝镜曾回到宋景诗所住的小刘贯庄呆了好几天。然后和太平军往南走了。临走的时候,许多徒弟都郑重地向师父叩头告别,并把他所遗下的大刀奉为珍物,相戒不去动它。宋景诗无疑地是从孙汝镜这里初步接受了革命思想。这时他已经学了全身武艺,便开始了两种新的职业:打拳卖艺与保家护院。——这是宋景诗闯荡江湖、结交英雄好汉、为革命找寻领导人物所能采取的公开职业。王韬的“瓮牖余谈”就肯定过这种职业的革命目的性。说他是乘此劝人“谋逆”。

一八六○年即咸丰十年,山东全省除去登州外“其余九府二直隶州”都普遍地掀起了抗粮运动。农民们说那时候连年灾荒,大家都是“吃糠咽菜”,“活不下去”。物价高,地价贱,扛活不值钱,地主用高利贷剥削贫农,贱价收购土地。而银价涨,地丁都按银子算;漕粮又受贪官污吏层层剥削,特别是交不上整斗的贫农,遇到一种叫“挖升子”的衙蠹,“交三斗还不够他三升挖的。”催粮的衙役叫

“罗伞”,“进门先吃饭,临走要拿钱。——不给要抓人,漕粮还得照样完。”在诸种剥削压迫下,堂邑、冠县、莘县、馆陶等县农民就由大粮小粮问题,爆发了抗粮运动。所谓大小粮,是依地土的肥沃与贫瘠而规定纳粮多寡的一种等级制度,但在附加团练费捐税上地主们想将负担转嫁于贫农,竟异想天开,废除了这种等级,要大小粮平均分摊。——实际上因为捐税数字是固定的,这就等于“把小粮鼓捣成大粮,大粮鼓捣成小粮”了。县官又和地主勾结起来,贫农抗缴的就被关进监狱,“打官司又打不过地主。”这时候宋景诗站出来领导了农民的抗粮运动。

宋景诗本是个性情柔和,不暴不躁,好脾气,少说话的人,人家都叫他“宋丫头”、“宋妞儿”。但他听到街上人对大小粮的事议论纷纷,就说:

“这太不公平了,大家不要完!”宋景诗带领着男女老少,扛着木锨、锄头、犁、耙……去到县衙门,说:“地也不要种了,种了地还不够交钱粮的!”县官没了法,临时答应了农民免交,并允许

“立碑为记”。但事后马上派人来抓宋景诗。农民们说:“宋跑走,就起义了。”但也有的说:宋被抓进监狱,朋友们劫牢反狱,救他出来才起义的。

但一般所传说的“劫牢反狱”是在冠县,而且是宋景诗去救人,不是被救。宋景诗的入狱可能更早,或者入狱后不久又放出来了。因为抗粮的农民“三五一群”地在一起,“明散暗聚”,在冠县清水镇、白塔集附近的韩村、赵庄及靠近馆陶的燕儿庄一带逐渐聚集起来了;从咸丰十年冬十月到十一年的二月,农民集合了万余人,“抗官闹漕”,竖立义旗。而农民们说这都是宋景诗领导的。

二月十九日,是民间流传的观音诞辰,各处都有庙会。宋景诗便乘机邀集了许多英雄好汉,——一部分是鲁西一带白莲教的领袖们,去冠县劫牢反狱。去的人很多,但到冠县城只剩下十八个人了。这十八个人乔装改扮,装做卖柴禾的、卖艺的混进了城。半夜里在城里放起一把火,大嚷大叫:“反了!反了!”城外接应的有的颈上挂着响铃乱跑,——好像很多人马。有的爬墙进了城。城里官兵不多,闻警都开城逃去。大家打开监狱,救出许多革命所需要的人物,反出冠县,这就作为鲁西农民大起义的信号,农民革命军便由此分向各州县进攻了。

宋景诗所领导的群众,主要是参加抗粮运动的农民。但进行武装起义的农民当中有十分之六是白莲教的信徒。——这就是说:鲁西农民大起义是宋景诗联合着白莲教共同领导的。从劫牢反狱事件起或者从抗粮运动起就是如此。

宋景诗本人不是白莲教徒,这是各种材料所证明了的。但他与白莲教许多领袖都有着深厚的友谊,特别是有着共同的革命要求,所以他们联合得很好。

白莲教在鲁西一带也并不是统一的整体,主要分莘县和邱县两个系统。莘县白莲教以延家营的从家为首领。从家的从政是个老叛徒,他在道光年间领导白莲教起义失败,被充军到新疆,后来叛变了革命才被赦回来的;遂和他的主张“造反”的儿子从世钦等之间存在着矛盾。延家营从家在教里的领导权似乎便因此而转移到冠县七里韩村杨泰的手中。冠县和堂邑岗屯一带接壤,而宋景诗在韩村附近也护过院,所以从抗粮以至劫狱与宋景诗合作的,是代表莘县系统白莲教的杨泰。杨泰在劫狱前就成立了以他自己为领导的军事组织——所谓五大旗:杨泰和他儿子杨朋岭等立的都是绿旗,张玉怀等黄旗,程顺书等白旗,靳三、郜四等红旗;黑旗便是特殊人物——非教徒宋景诗所领导的。而邱县系统的白莲教,则以临清侯家庄(靠近邱县)的张善继为领袖,也成立以他为领导的五大旗。但同样也有一个特殊例外,他的五大旗之中的黑旗也是以非教徒的宋景诗为领袖。莘县和邱县两个系统的五大旗都很倚重宋景诗,宋景诗的黑旗军也就接受了双方的领导和指挥。而莘县与邱县之间,由于杨泰是张善继的徒弟,张善继便做了两大系统名义上的总领袖——教主。

冠县劫狱的信号一起,莘县、邱县两大系统的五大旗包括宋景诗的黑旗军在内,在统一领导之下,以冠县为中心,向各县武装进军。张玉怀是莘县大李王庄人,便率军攻下莘县,继续攻取朝城、观城,并进军直隶清丰。杨朋岭攻下馆陶,渡过卫河,与张善继部队会合。而张善继部下孙全仁则先已攻入了邱县。宋景诗和其它首领先占领了东昌府之西南重镇沙镇。由此,以雷凤鸣等部队往北攻克堂邑县;以郜四等部队往南攻克阳谷,占领运河沿岸张秋、七级、阿城诸镇,进围寿张;而宋景诗自己则担任了最困难的攻坚战——围攻东昌。在围攻东昌的同时,杨泰与张善继联合进军,一连攻克范县、濮州、曲周、清河、广平诸县城,并围攻大名、威县,进军临清、武城。东昌的围攻达两个多月,虽然没有攻克,但农民起义军已经占领了主要商业区的东关旧米市街礼拜寺一带。并两渡运河,进攻清平、博平县境。而更重要的,是在沙镇和明新、乌尔贡札布、秦际隆等清军进行了一次大会战,明、秦均被杀得坠下马来,兵勇溃散伤亡殆尽;乌尔贡札布和明新因此都逃往茌平,秦际隆闭城死守,不敢出战。是由于宋景诗在东昌阻击、牵制并消灭了敌人的主力部队,才使得其它农民革命军顺利地连拔一十三座县城,进攻二十余县,获得辉煌胜利,并扩大自己的队伍到五万人至十万人。
[顶端] 2019-08-04 16:01 | 1 楼
 日出印象
  89008

 

 级别:白银骑士

 军衔:突击前线陆军学员

 精华: 0 | 0 | 0

 发帖:2031

 威望:142

 金钱:18880 T

 出勤:25

 贡献:0

 功绩:545

 军职:近卫第1胸甲骑兵中队长

 

农民起义军的伟大胜利与发展壮大,是由于他们符合并代表了农民的革命要求。他们在“抗粮”运动的基础之上,在政治上提出“兴汉灭胡”、“扫清立明”的口号,唱出“小鞑儿不识羞,谁人保你二百秋?”的歌谣,张贴了“受气二百载,咱也报报冤”的布告。在经济上则号召“替天行道”、“劫富济贫”。他们到处打开地主豪绅的粮仓,公开放粮;并将大户的钱财衣物分给贫民。攻下县城后便是“发狱,火库,毁武营官廨”,因而“穷M運厫粟出城者,旁午于道。”农民们说,对于起义军是“贫户说他好,好户说他孬。”于是“从乱者如归”了。宋景诗的部队在起义以后,据说尽赶八大集。“一百人进去,二百人出来”;“一集几十,再一集就是几百”了,特别是青年农民,参军的更加踊跃,许多十几岁的孩子都参加了。有个王玉柱,冠县张庄人,“一天挑挑子遇到黑旗。人家对他一叫:‘到咱这里来吧!’他撇下挑子,家也不回就参加了。”在我们所调查的堂邑县一百○二个村庄中,除了白官屯这个村子有一块匾躺在地下,用“端人正士”四个字证明了它是唯一的没有人参加“造反”的以外,其余任何一个村庄都“短不了在黑旗的”。(农民们每每拿黑旗代表整个起义军。)而且像臭虫张庄只有两家没参加起义。夏庄只有一家半“好人”:——陈半家,郑好人。因为陈家弟兄俩只参加了一个。白塔集是上千住户的大集,也“只有三家不吃‘反叛’的饭。”而岗屯一带更是不用说,都是“清一色”了。就连地主武装堡垒柳林和范寨里,农民们也举得出参加黑旗的人的姓名来。因此当时的农民兴奋地说:“光听说反了,也不知道是么事儿。等来了出去一看,好!他奶奶的啥反叛呀?都是老乡!——尽是俺庄上的人!”

在各旗军队中,由于纪律严明,军民关系好,尤其是战斗力强,宋景诗的黑旗军是特别坚强而壮大。除了一般抗粮的农民大半都在宋景诗的黑旗军里。还有堂邑、冠县一带“閧花”斗争中的农民以及“私盐贩”也多参加了黑旗。“閧花”是贫农捡拾地主棉田中残余棉花而与地主所雇的打手经常冲突的一种斗争,有许多领导这种斗争的人物如杨二马、夏三姑等都率领农民参加了起义。宋景诗自己贩过私盐,并同他们一起坐过监牢,因此他们参加起义军的有数千人。另外,朝城张鲁集——全集三千户十分之九都是回民——回民们在回民地主马岐山领导之下,组织了西域回民大队,也参加起义。但因为和白莲教教义不合,便投入了黑旗军。因此,有这样可能,就是非教徒的群众大半都归了黑旗领导。

三、农民起义军的胜利、妥协及其再起义

起义军连拔一十三座城池,占领了鲁西及直隶边境一带广大平原地区,已经突入所谓畿辅重地。杨泰和张善继并且都做了皇帝。满清朝廷大为震动,乃调兵遣将,派往山东。除了二月间由山东巡抚清盛所派来的明新步队及僧格林沁所派来的乌尔贡札布的骑兵在东昌都被黑旗军打得伤亡殆尽;新任巡抚谭廷襄在四月末也带着保德率领济南兵到了东昌。这是东路。四、五月间又派胜保督办直隶山东军务,由威县临清分三路向邱县、冠县、濮州进攻。这是西路。南路则叫僧格林沁凭着黄河之险,阻挡着渡河与捻军结合之路。五月半僧格林沁并又派遣蒙古都统西凌阿与副总管恒龄率领骑兵驻军东昌,以备北路。想用压倒的优势兵力把起义军Z压下去。

从阴历四月半起,胜保由威县越卫河向东南进攻;五月中旬起西凌阿、恒龄由东昌向西南进攻。到六月十九日止,两路大军,仿佛是势如破竹,一连攻陷邱、冠、馆陶、堂邑、莘、朝城、观城七座县城和下堡寺、尖塚、桑阿、白塔、幞头、岗屯、七里韩村、大李王庄及沙镇诸重要据点。而实际情况依农民说则是“胜保连打七个败仗”。——起义军以若干空城,换取了七次歼灭胜保大军的辉煌胜利。而结果是胜保在获得空城以后,倒反“退到卫河以北”的威县去,起义军“追出一百多里地”,整个战局改变了形势。原来起义军的有生力量毫未削弱,他们又在几个县城之间的许多据点里纷纷出现。特别是堂邑、冠县、临清、莘县、朝城之间一片广大地区,南起莘、朝之丈八、大厂,中经堂、冠之桑阿、贾镇、岗屯,北至馆陶之杨坟,全部为起义军所“漫延”、“充斥”。并且从莘县、朝城与观城之间突出三枝人马,反攻到卫河以北的曲周、邱县、馆陶、临清、清河一带,到达了胜保的后方。胜保这才不得不退回威县去,以保卫北路畿辅重地。

这时出现了一个新局面。胜保军队遭受严重的损失,只换取了在被包围中的几座空城。不能再战了。而起义军同样也遭遇到严重的危机。农民们说:“庄稼人打了胜仗,认为官兵不敢再来,都想回家去种地。——这一来人就散啦!”并解释说:“庄稼人三天看不见庄稼就别扭啦!”宋景诗的黑旗军这时也“慢慢少了,撑不住劲”了。这是一。六月初五日莘县撤退时,杨泰不幸阵亡,六月十七日张善继由朝城攻回直隶,在沙河县被擒牺牲。半个多月损失了两大领袖。这是二。而因此可能引起了起义军内部的混乱与矛盾。农民说:“五大旗几个大元帅闹家务,宋景诗再顶不住,别的旗就都‘哗啦’了。”而且宋景诗“写文书调别的旗,别的旗不上北去。”这是三。存在这三大危机的起义军,和胜保之间产生了临时妥协的可能。

胜保本是个以“招抚”为能事的人物,捻军在黄河以南又五路围攻僧格林沁,满清政F也希望抽出胜保的力量去进攻捻军。于是由胜保主动的“招抚”——妥协计划开始了。他首先向宋景诗进攻。这是他“擒贼擒王”之计,他知道宋景诗是起义军“倚以为重”的人物,而且是有矛盾弱点存在的人物。

胜保利用了三个人物向宋景诗进攻:第一个是老叛徒从政,他以白莲教的首领地位劝降,利用并夸大白莲教内部矛盾以及与宋景诗之间的矛盾来瓦解领袖间的团结。第二个是张鲁集的马岐山,胜保把他的西域回民大队先收编为民团。这等于说马岐山先已投降了胜保,以西域回民大队的武装叛变来威胁宋景诗,然后劝他也同样投降。第三个是宋景诗的“恩人”王百龄,又叫王二香。这是一个花言巧语能“把死人说活了”的恶霸、讼棍和地主。他仗着曾经有“恩”于宋景诗,便代表胜保也代表了地主利益,向宋景诗横说竖说,“双方说合”,“两面作保”,诱降宋景诗。
[顶端] 2019-08-04 16:01 | 2 楼
 日出印象
  89008

 

 级别:白银骑士

 军衔:突击前线陆军学员

 精华: 0 | 0 | 0

 发帖:2031

 威望:142

 金钱:18880 T

 出勤:25

 贡献:0

 功绩:545

 军职:近卫第1胸甲骑兵中队长

 

“山东军兴纪略”说宋景诗在六月十三日左右便向胜保部下成禄请降,而且胜保并立即到莘县燕甸前线受降,是装点门面的胡说。因为同书说六月二十二日成禄派遣戈什赵玉林等至宋营给发功牌、旗帜、军火,令五日后候点验,而“玉林等几为所杀”。是妥协谈判根本没成立。“纪略”又说六月十七、十九等日宋景诗替满清军队进攻朝城、观城,也是不攻自破的造谣,因为莘县县志说“七月十六日教匪宋景诗”还在“复陷邑城”。——但谈判最后是成立了的,不过经过王百龄花言巧语,“两面作保”之后,这个在平等地位上的谈判,事后是变质为片面的“招抚”——即所谓“投降”了。农民们对这件事有这样的说法:“宋二帅(景礼)说:王二香卖了他哥哥。”宋景诗在地主、政客、官僚、叛徒们的包围之中被欺骗、被出卖了。

当时谈判的具体条件是什么,王百龄等等如何具体地欺骗宋景诗,以及宋景诗当时主观上如何应付这个骗局等等,都是无从调查了。但看到后来宋景诗等渡过黄河以后的斗争,这次妥协之被欺骗、被出卖是可以肯定的。

宋景诗与胜保的谈判,大约在阴历七月底才正式获得协议。而到十一月二十五日,农民起义军的大部分将领包括张玉怀、杨泰的儿子杨朋岭、程顺书、雷凤鸣、从世钦、马荣等等都和胜保取得了协议。而在八月初到十一月之间的三个月中,白莲教起义军内部可能有了一次新的布置与调整,这就是以延家营的从家为首重新成立一个五大旗;从世钦并以黄袍加身,强迫从政继张善继、杨泰之后做皇帝,结果从政气死。又经过和胜保进行了若干次战斗,这才获致全面的妥协。而宋景诗在这时期和白莲教依然保持了一定的友谊和默契。“官”书既承认白莲教军故意“扬言恨景诗”,“阳与景诗为难”。而在胜保进攻延家营派宋景诗去攻打南门和西门时

“宋景诗拿着大刀空喊不杀人,把人放走了好多。”直到今天,延家营的农民还以感激的心情在谈论着这件事。这说明了宋景诗与胜保妥协之后是没有背叛过友军、没有背叛过人民的。

宋景诗的黑旗军以及其他各旗没有背叛人民,更主要的是从以下许多行动,特别是渡黄河的斗争中表现出来。

当咸丰十一年十一月底全面妥协达成后,黑旗及其它各旗名义上是“暂扎馆陶、临清、大名”一带,静候“随征”。而实际上战士们都分散回家,“无意南征”。胜保和谭廷襄便请出聊城大绅士杨绍和及各县民团团长去堂邑、冠县、莘县各处“挨庄查逐,责令归营”。这就证明起义军与胜保的谈判中或者根本没承认过要帮助反动统治阶级去“剿”捻;或者是被骗答应过,而用这一分散回家的办法来对付。这办法相当成功,起义军原来有五万人到十万人,而最后渡河时只勉强凑了七营——三千余人,而且延迟到同治元年正月半才到黄河边。

对于渡河“随征”,起义军是用各种方法来抗拒的。渡河之前,张玉怀和杨朋岭都“私豢死党”,宋景诗更“潜遣(三)弟(宋)景书及张丕烈引众六七百人”分布在堂邑、莘县一带,做了必要的潜伏准备。到了临渡河时,张玉怀、杨朋岭突然“借词无船、糗糒将尽,吹角酇队,引马步二千余回奔东北”,终于拒绝渡河,回到山东老根据地——冠县清水镇一带。宋景诗及雷凤鸣等部队先渡了河的,被胜保拖到安徽太和及河南陈州。但不到一个月,宋景诗抓到一个机会也拉了部队“哗变”了;由太和直奔陈州,邀了雷凤鸣的部队,一同回军开封,要从这儿渡河北归。但雷凤鸣突然变卦,向满清河南巡抚郑元善屈膝。宋景诗一时“觅渡不得”,便由开封绕兰仪,回柳园黑冈,再沿黄河至中牟、荣泽京水镇,沿岸都又遭“提船禁渡”的封锁;同时“官兵四集”,有以武力消灭他的可能;宋景诗眼看渡河计划趋于失败,马上抓了个胜保派人找他回去的机会就顺水推舟,暂时又回到安徽。

张玉怀、杨朋岭等拒绝渡河的部队回到冠县,一时似无明确的方向。满清朝廷要“四面截杀,免贻后患。”但山东巡抚谭廷襄深知利益,“力主抚议。”因为各旗在乡的人达数万,一动刀兵,必然又逼出大事来。就用了个毒辣的政策:“分遣员弁谕劝莘、堂、冠、馆民团具保,勒缴马械。”将起义农民交给“民团具保”,等于把生杀大权交给地主;“勒缴马械”是向地主缴械。这不仅是打垮了农民的武装力量,而同时培植、壮大了地主的权力与武装。在敌人此种毒计之下,张杨等当时如何对付,无从调查。但莘、堂、冠、馆四县的地主气焰日张,拒绝渡河以及散处农村的广大农民又遭遇到迫害,就造成“乡团(地主的民团)降众(起义农民)猜嫌日甚,祸变将起”的局势。莘县、临清、馆陶各处村庄就不断产生小规模的武装抗拒和起义。这时候,在黄河南岸的宋景诗没有忽视农民这种灾难。六月里,派遣了他的二弟宋景礼和大将杨殿乙——即杨二马鞯回到堂邑:“自言奉胜保檄令,回东招旧部马勇赴营。”并针对着谭廷襄的毒计说:“如马给乡团,准即牵回;或已变卖,准本勇回赎。”这就重重地打击了地主的气焰,因此“乡团大哗。”可惜宋景礼不久便被王百龄活活气死,杨殿乙只得率领了一部分“旧部”潜伏下来,因为宋景诗在七月中又被胜保拖去陕西了。

胜保去陕西进攻在西北起义的回民,便把宋景诗的部队拖去以壮声威。宋景诗本是“骁勇善战”的,部下又都是“百战之余”。但过了黄河以后,在安徽与捻军以及在陕西与回民作战却“屡败衄”了。据李静慈作“关于农民革命领袖宋景诗的二三纪事和传说”(西北艺术学院出版:“艺术生活”第五、六期合刊)文中给了解答说:原来宋景诗对于回民起义武装采取了“联络”和“避让”的办法。一方面应付直接管辖他的胜保,另一方面避开与回民军队冲突,以便保存自己的实力。而且和回民军队建立了很好的友谊。因此,胜保奏报说宋景诗如何“剿捻”“剿回”有功,根本是他“讳败为胜,捏报大捷”,以及替宋景诗“代为捏报战功”的胡说。而说宋景诗“屡败”的也是由于胜保“屡败”来推断的。——胜保的浑号就叫“败保”。事实上宋景诗既没胜也没败,根本是没打。而且陕西郃阳等地农民至今还流传一只歌谣,说明宋景诗和胜保是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军队:“宋景诗,来没事;若要好,杀胜保。”宋景诗的部队在陕西不仅没有背叛人民,而本质上依然是人民的军队!即使在他后来重渡黄河那样危急状态之下,它和人民的关系还保持得很好:在郃阳坊镇和灵村驻扎时“军纪很好,老百姓给他们送水送饭,妇女见了也不甚怕。……真是鸡犬不惊。”而且依然执行“打富济贫”的基本政策,“分了几家大财东(如三益堂)的粮食。”
[顶端] 2019-08-04 16:02 | 3 楼
 方骏天
  68983

  我行即道 我身即法
 

 级别:贵族

 爵位:青年党党员◎子爵

 军衔:国民革命军少将

 精华: 0 | 0 | 0

 发帖:6902

 威望:2964

 金钱:2657 T

 出勤:919

 贡献:0

 功绩:2483

 军团:国民革命军第74军

 党派:青年共和党

 军职:51师副师长

 武器:德军军官座车(1级)

 

图片:
黑骑军 战斗!~!~!
[ 此帖被方骏天在2019-08-07 16:02重新编辑 ]
[顶端] 2019-08-05 09:34 | 4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 中国近代


WAP | | 突击前线军事社区 © tujiwar.com | 苏ICP备12051477号 | 联系我们 | 注销 | TOP|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